错的不是世界,而是我自己

每次都是在晚上看动漫,好的我承认,这次我失算了。
在评论前先说一点题外话,本来今天早上起得不算迟,但是窗外的雨下得很大,于是又睡了一个回笼觉,结果是——做了两个梦,于是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,晚上又不知死活地来看昨晚没看完的《School Days》,我觉得应该能想象得到我现在的样子:深夜,电脑前,默默地码字……
我想让文字来帮我去掉那些映象,那些在我脑海里不停出现的映象——彻底坏掉的言叶,死不瞑目的渣诚,满手是血的世界……可能是我太胆小了吧,居然被一部动漫洗脑成这样。
向来我补番是会在看之前就做好充足的准备工作的,渣诚被捅死什么的早就是司马昭之心——路人皆知了,但是看过之后还是感觉到很恶心,整个番剧的气氛也十分压抑,言叶一步一步地黑化就像是小圆里的沙耶加一样,其实坏掉早就是注定的结局,哪怕是11集结尾的回光返照也只能是昙花一现。
那造成这样的结果到底是谁错了:渣诚只是好色而已,哪个男人不是这样?世界只是想要凑一对CP罢了,言叶更不用说,看起来好像谁都没错,但是最后二死一疯的结局是有目共睹的,可能他们相遇就是错,可能到最后还有挽回的余地,现在我们不讨论这些,就来看看每个人。
渣诚一开始是一个有贼心没贼胆的人,在电车上偷瞄漂亮的言叶,偷偷拍下照片作为手机壁纸,到这里都还是普通男孩子会做的事儿;言叶也是,和喜欢的人成为恋人,做便当和热茶,乃至后来的织毛衣什么的,都是爱着渣诚的;一开始世界只是偶然的同桌,想要帮渣诚,顺带交个朋友(至少我是这么想的),但是可能编剧想要推脱责任,第十集ED后的对话揭示了世界的“良苦用心”——只是想和喜欢的他做同桌。难道真的错的不是渣诚,是世界?
并非如此,没有渣诚的精虫上脑,没有言叶的执念顽固,这一切也不过都是空谈,一开始的脚踏两条船只是包在纸里,以为能够藏得住的渣诚开始慢慢伸出魔爪,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,等到言叶知道实情之后,她已经完全不能离开渣诚了,一再地声明渣诚是她的男朋友,渣诚和她没有分手,无论是泰介的“请求”还是四女的挑衅,甚至后夜祭上渣诚没有和她一起跳舞都没关系,她还是爱着渣诚的,直到垃圾场边渣诚的话才彻底击垮了言叶,“我们还是不要再见面的好”,这句话就像是尖刀,把言叶心里最后的希望也抹杀掉了,于是,言叶进入黑化阶段,但是潜意识里的"我爱渣诚"还是不能忘记,电话不通时候的喃喃自语,手机没电时候的相约邀请,直到最后圣诞夜的渣诚现身,言叶似乎又找回了自己,但是看见躺在血泊中的渣诚时,言叶依旧还是没能找回自己,分尸、做掉情敌、带着渣诚去过永远的“二人世界”……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,可以说,言叶的性格早就注定了这样的结局。
不知道平川大辅配渣诚这个角色的时候是个什么心态,人渣,推土机,人形自走炮什么的称号数不胜数,“不主动,不负责”是渣诚的特点,本着“又不是老子追的你,上完当然拍拍屁股走人”的心态,渣诚睡了几乎所有女性角色,这样的人渣当然是人神共愤的代表,编剧也是喜大普奔地结果了渣诚,但是在最后渣诚领便当的时候,我竟然已经没有之前那么愤怒了,也许再给渣诚多一集的时间,他还能好好爱着言叶,还可以重新开始,但是一切都已经太晚了。
世界是一个充满矛盾的人,想帮别人自己还喜欢着渣诚,想当小三还不允许有小四,世界是自私的,利用言叶来接近渣诚,利用刹那来赶走言叶,谎称怀孕来独占渣诚……仿佛一切都是世界造成的,但是身为男人……不,雄性生物,即使是狗也知道保护母狗,我更相信这些都是渣诚自作自受,世界对渣诚的爱可能毫不逊色与言叶,只是用错了方式,奇数本来就是CP最大的敌人,拿得起,放得下的话渣诚还能是诚哥,但现在它只能是个渣。
爱一个人到底要多深才能做出连自己都害怕的事?恐怕这个问题永远不会有答案,任何事情都不能归咎于别人,就像是题目里说的一样:错的不是世界,而是我自己……

5-1

后记

现在离我看完已经有快3个小时了,这样一个18X、血腥又压抑的番剧实在是不想再看第二次了,当然,这部所谓的“教育片”当然是很有教育意义了,政治方面的旁敲侧击和伦理方面的含沙射影都让人感触颇深,在某种程度上来说,还是具有现实指导作用的。
可能是最近总是在看一些轻松的动漫(本来看动漫就是放松的嘛),这样“教育向”的更是很久都没碰了,补番过程中曾一度想放弃,还好,看到最后的我表示很值得——要是和谁又仇就介绍Ta去看SD吧。
最后,本人不才,写的东西支离破碎,还望大家多多指教。

 

2013年7月21日 深夜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